朱青生

朱青生  来源:雅昌艺术网 发表时间:2017-12-22

摘要:朱青生:1982年毕业于南京师范大学美术系(学士),1985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史系外国美术史专业(硕士),1995年毕业于海德堡大学美术史研究所(博士)。先后任教于中央美院(1985-86年)和北京大学(1987年至今)。主要从事现代艺术创作,学术专业为汉代美术研究。

批评家观点〡应该重视古根海姆“世界剧场”展

这次古根海姆展览是由美国的中国当代专家主办,联合一位在西方活动的华裔专家的合作,如同2000年上海第三届双年展。展览应该说比较精彩,下了很大的工夫,背后都有巨大的投入,所以能够把一些在很长时段里面比较出色的作品集中在一起。从这一点来说,我从内心里敬重他们的工作。

但是,为什么中国当代艺术大展由两个外国人和一个在国外的华人办,却没有国内的第一线的策展人和学者参与?我觉得,这个展览的性质就有可质疑的地方,展览并不是单纯因为资助充足就会达到这样的效果。是否反映了一种中国艺术界已经意识到但又无法摆脱的状态?是否显示出了“后殖民心态”和“东方主义思潮”的阴影?虽然中国没有经历作为殖民地精神完全被奴役的历史,也因为经济崛起而突然具有了责任意识和创造自信,但是目前所处的阶段还是大家觉得能进入这个大展的人就是被肯定的。展览背后隐藏着这样的一种里外相应的势力。

meishubao/2017122211343834488.jpg

第二,展览比较强调中国上世纪80年代末出国的那一批艺术家的作品,这也与第一点有着内在关联。这一批艺术家应该说是一个特殊人群,他们并没有参与1989年以后在中国本土发生的所有事件,尤其是现在正在经历的事件和精神冲突,跟当代中国基本上没有关系。他们作为世界公民,已经成为各自所在地的艺术家。除了早期作品,中国当代艺术让在国外的中国艺术家来“代表”,这种方式是不是一种问题?在2000年上海双年展的时候,我写了一篇文章《侯瀚如现象》,针对中国第一个官方主办的当代艺术展却让三个外国人来办(两个外国人与一位华裔西方策划人一起来做)的现象指出,不是外国策展人不能办,而是这种展览不记录和反映中国的真实的精神和现实,而当代艺术本来应该最为深刻地作为这个地区变迁和现代化的痕迹。这篇文章发表以后,在巴黎的一位艺术家鼓动了这批人和我基本绝交,到现在还没有恢复。我当时完全没有否定他们艺术的意思,就像我刚才说的一样,我认为他们很出色,也很有意义,但是我认为他们代表的不是中国当代艺术,而是海外的艺术。按王林的归纳,他们是移民文化。

现在我要反省自己的问题。古根海姆展策划人之一田霏宇在北京,我与他同处一城,但我对他从来不关注,觉得他做的事和我们当代艺术档案工作没有关系。我的想法可能是有片面性的,应该说某种程度上可能是错误的。我们北大团队做档案,几乎对每一个展览都有记录,但我从来没有请田霏宇来北京大学做过讲座,也没有合作做过研究,现在却正是他代表着世界最好的权威艺术机构在向美国、西方和世界推出一个关于中国当代的展览。我觉得我们之间其实太缺少交流,本来可以更多地了解他的思想和意见,也可以让他知道我们的调查和分析。

目前我希望侯瀚如能多回到中国,以他的经验和能力,应该会对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有帮助。侯瀚如现在是罗马一个很好的博物馆的馆长,有他的艺术实践,他要关注土耳其、关注阿尔巴尼亚、关注各个文化之间的差异性问题,他关注的不是中国和其他文化的差异性,而是其他两个民族之间的差异性问题。

meishubao/2017122211345782280.jpg

孟璐是一个很能干的策划人,她不会说中文,本来是一个从事抽象艺术研究的专家,但是她却通过中国艺术,把古根海姆美术馆往更大的意义上做。她在此次展览中提出:“中国的艺术其实不是中国的,是世界当代艺术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中国的当代艺术根本就不是中国的艺术,是在中国做的世界艺术。”从这两点来说,某种意义上,她是在揭示研究中国艺术的学术意义和政治意义,对此次大展的性质做了提升。可惜美国整个艺术界和普通观众都不会照她的提示去看待这次展览。我们派了一个三人小组在纽约详细调查有关此次展览的讨论、报道以及相关活动引起的专业反应和社会影响,传来的信息是,在纽约有一个中国当代艺术讨论周正在进行,到目前为止看似如此。

现在这样的事情突然又一次发生了,虽然特别像一个移民的展览,却受到普遍的重视。我们为什么那么长时间不那么重视和关注西方人对中国当代艺术的展览(包括评奖和营销)?当然可以说他们有他们的角度,但说他们没有从中国的视角出发其实是不妥的,总不能要求他们变成我们吧?昨天我在南京大学做了一个题为《中国当代艺术的整体状况》的报告,我想,现在我们要积极关注和参与国际性的中国当代艺术的相关会议,参加讨论,了解信息,才是一个积极开放的态度。我们应该去关注和尊敬那些做出贡献的人。

我今天报告的题目还是《中国当代艺术究竟处在怎样的状况?》。我之所以被邀请做这个发言,是因为我的日常工作是做档案调查,有了档案调查,我们就有了一定的发言权。这个发言正好可以和上午古根海姆中国展览的话题联系起来。我在中午的时段紧急询问了今天(当地是昨天)的调研结果,现在有一位教授和两位专家在现场,就在我们开会的时候他们也在开会,他们会议的题目叫“中国当代艺术史学术周”,有艺术家讲他们的参展作品,有各方面的学者在做报告和开讨论会,到时候会出一个综合调查报告。我早上是从检讨的角度说了艺术的情况,我们本意是对于国际上的这种现象加以更多的研究和关注,而且也要赋予足够的尊敬。■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