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 | 谢小铨:国博文物,中华民族的文化基因库

周露露  来源:中国美术报 发表时间:2017-02-15

中国美术报:自2011年开始,中国国家博物馆(以下简称“国博”)倡导历史与艺术并重这一办馆理念,这一提法对中国的博物馆体系发展来说意义重大,博物馆看重历史是自然的,为何要强调艺术呢?

谢小铨(中国国家博物馆副馆长):中国的文化体系是世界唯一现存的、没有中断过的、时间最长的文化体系,而中国的博物馆最为完整地保存了中国的物质文化遗产,这是中国之幸,也是世界之幸,同时也是中国人文化自信的依托。

国博的前身是1912年成立的国立历史博物馆。20世纪80年代在此基础上分设为中国历史博物馆和中国革命博物馆,直至2003年,两馆合并正式组建为中国国家博物馆,并于2007年开始了为期4年的改扩建工程。2011年,扩建后的国家博物馆,重新定位了历史与艺术并重这一办馆宗旨,这是对中国最高文化殿堂的定位。国博在收藏方向上,既有5000年文明的物质文化遗产,也有近代史上中国从饱受世界列强欺辱到共产党带领中国走向富强的物证。在展览体系上,也有两方面的呈现,即古代中国和复兴之路。专业研究人员方面不仅涉及对历史、考古、近代史的研究,还有研究艺术的专员。大家的共同目标是如何在中国最高文化殿堂里将展品更有效、更艺术地展示给观众,让观众以最直观的方式来了解中国的文化脉络。

国博提倡的历史与艺术并重,是一次极具创新精神的构想。在中国,博物馆和美术馆往往呈现出不同的专注方向,这样的设定有其必要却不必决然对立开来。博物馆在某种意义上其容量应该更加宽泛,更有能力和义务去展示一个国家、民族、地区的物质文化,这其中也包括重要艺术作品,来给观众提供完整的美的感受。正所谓生活艺术化,艺术生活化,美的东西是最具有感染力和沟通力的。

中国美术报:谈到艺术不能不提到美,国博从建筑到藏品的陈设都给人大气庄重的美感,您认为国博藏品是如何影响当代中国人对美的认识的?

谢小铨:美有两种,一是来自于大自然中的美,还有一种美是通过人类提炼而来的。国博展示的就是我国历代祖先所创造的美的结晶,它凝结在物质文化上传承给我们。在观看研究这些器物的同时,人们也会自然而然地接受到这种美的文化信息。国博是目前中国唯一可以用中国古代文物来把中国的物质文化史完整地呈现出来的博物馆。也就是说,这里是中国物质文化的基因库,这里展示的许多文物都家喻户晓,如后母戊鼎、四羊方尊、红山玉龙等等,这都是中国人骨子里的文化基因。

现代社会多元而又缤纷,生活在这样的社会之中我们更加需要去追求生活的质感,而质感往往来源于最本真最质朴的东西。从国博的藏品来看,每一件器物都透着中国先人们对生活质感的追求,对美的追求。比如馆藏的一件重要的原始时期文物舞蹈彩陶盘,它本是人们生活中的一件实用器皿,但就是这样简单的器物上也掩饰不住人们对美的追求,呈现出当时人们的舞蹈场景之美。这种美也体现在瓷器上、青铜器上,在这些器物上也体现了古人在艺术造型和工艺设计上的想象力和对生活的那一份精致而大气的审美品位。在现代博物馆分类中我们把各种器物按照工艺材质来分门别类地去展示,但是在古时候这些器物都是整体出现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的,是一种和生活相关的美的体系。可以说,对中国古人来说有品质的生活就是有美的生活。

中国美术报:美同时也有教化的功能,国博是如何用美来教化民众和转播中国文化的呢?

谢小铨:在国博100周年的时候,李长春同志来到国博并强调“服务立馆”,而在此之前,国博强调“业务立馆”。国博是一个提供服务的单位,包括现在的文创,也是对生活的服务。当然,服务的理念中也包含着教育,收藏和展览的目的是教育。但现在谈教育也和过去不同,不再用说教的方式,而是对文物本体做客观的描述,通过文物的陈列等策展方式让观众根据自己的个体需求来自行提取。

随着中国经济实力的增长,作为全世界面积最大的博物馆,国博也吸引了很多国际知名博物馆的交流展,在这些对等交流的展览中,国博向中国观众展示了世界各地博物馆的精美藏品,让中国人不出国门也可以近距离地欣赏到世界多元的文明,同时也把中国的文化遗产推向了世界。一件件精美文物将中国的文化基因传播到世界各地,让更多的人感受到中国文物之美、中国文化之美,以及中国人对生活不变的美的追求。


相关文章
热门资讯